历代医家巧用苍术——除寒湿,温脾胃

文章正文
2020-04-07 14:45

编者按:中医有着丰富的对抗疫病的经验,每次疫病来袭,中医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在早期没有特效药、没有疫苗的情况下,我国医生总结中医药治疗病毒性传染病规律和经验,筛选出的“三药三方”,里面就有苍术这味药。苍术在古代常用于防治疫病、强胃强脾,现今,它依旧发挥着自身独有的价值,让我们一起来了解这味中药背后深厚的文化底蕴。

许叔微与苍术

中药苍术的故事要从宋朝医师许叔微说起。许叔微生于北宋元丰三年,11岁时,父亲染时疫而亡,母亲由于过度悲伤,劳累过度,患气厥病,被庸医误治而死,百日之内,父母相继离世,许叔微深感医术的重要,于是立志从医。

他认为,“医之大道矣,可以养生,可以全身,可以尽年,可以利天下与后世”。他治病不问贵富贱贫,以医名救人无数。在《伤寒百证歌 张郑序》中记载:“建炎初,剧贼张遇破真州,已而疫疾大作,知可(许叔微的字)遍历里门,视病与药,十活八九。”从中可窥见其医术之精,医德之高尚。许叔微对中国古代医学家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潜心研究,在前人的基础之上,有自己独有的创见。

许氏对苍术之用有切身体会,他在《普济本事方 停饮服苍术圆论证》篇中记录了自身患病经过和服用苍术的情况。年少时,许叔微读书十分刻苦,每天读书到深夜才上床入睡。他在伏案写字时总是习惯向左倾斜,睡前又喜欢饮酒二三杯,睡觉时也经常向左侧卧。数年以后才感到饮下的酒像是从左边下去似的,胃中漉漉作响,胁肋部开始疼痛,饮食也逐渐减少。每过十几天必定胃里泛苦酸,请了许多名医治疗都没有效果。

后来许叔微决心自己治疗,他认为病机是“湿阻胃”,于是他将苍术研成细粉,用生麻油半两,大枣15枚,与苍术粉搅拌为丸,每天服用。服了一段时间后,结果肋下疼痛消失,身体逐渐恢复,饮食正常,从中可见苍术的功效。

作为中药的苍术

苍术,原名术,始载于《神农木草经》,列为上品。张仲景《伤寒论》方中皆用白术,至陶弘景《名医别录》则分为苍术、白术。中药苍术是菊科的茅苍术、北苍术等植物的根茎经炮制而成的饮片。

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苍术治湿,上中下皆可用……故苍术为足阳明经药,气味辛烈,强胃强脾,发谷之气。”中医认为,苍术味辛、苦,性温,能燥湿、健脾、祛风、除湿,对消化系统作用明显,可调节肠胃系统功能,治疗脘痞腹胀,如胃炎、胃溃疡、慢性肠炎,食欲不振等,风寒引起的关节、肢体疼痛及外感风寒湿邪引起的头痛、身痛、肢体酸痛、恶寒发热等。苍术除了在消化系统方面具有疗效外,对其它如妇科的白带、眼科的夜盲及麻疹后的角膜软化症等,也有一定的效果。

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、主任医师王今觉表示,苍术属于处方用药不宜单服、久服,所以内服时,一定要经中医师诊断后开立,切勿自行服药,以免使用不当造成伤害。从实验药理学看,苍术对肝脏有保护作用,可防止肝损害;有抗缺氧作用,可耐疲劳。但是,因其具有先升高血糖、然后降低血糖的效果,故糖尿病患者宜在有经验的医师指导下谨慎服用。苍术另具有排钾排钠、抑制心脏功能,而没有利尿作用,故不宜冒然用于心衰者。

早在汉代,张仲景就认为,苍术能“避一切恶气”。明代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,“今病疫及岁旦,人家往往烧苍术以辟邪气”。《本草正义》记述得更为详细:苍术,气味雄厚,较白术愈猛,能彻上彻下,燥湿而宣化痰饮,芳香辟秽,胜四时不正之气;故时疫之病多用之。广州市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李丽霞表示,中医有着丰富的对抗疫病的经验,每次疫病来袭,中医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,古代医家多采用熏烧药物的方式预防疫病。(王蹊)

资料来源:广州日报、生命时报、大河报、央视网、李时珍,《本草纲目(白话手绘彩图典藏本)》,江苏人民出版社,2011年版。孙浩,“许叔微情钟苍术”,《中医杂志》,1995(04),第247-248页. 张明发、沈雅琴,“苍术及其有效成分消化系统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”,《药物评价研究》,2017年3月,第411-417页。邓爱平、李颖、吴志涛、刘谈、康利平、南铁贵、詹志来、郭兰萍,“苍术化学成分和药理的研究进展”,《中国中药杂志》,2016年11月,第3904-3917页。

文章评论